藏在“广州最美骑楼街”的永庆坊,会成为广州在地文化IP吗?

2021年元旦,95后小雨带着她的摄影新装备,和好朋友们一起加入了永庆坊热闹的人群。

刚刚进入永庆坊二期的金声广场,她就按下了快门,拍下永庆坊邀请本土90后青年艺术家谢凸打造的主题美陈“拥抱骑楼”。让她按下快门的原因是:“原来骑楼还能这么萌。”

再往前,独栋红砖楼里的钟书阁华南首店,成为小雨的下一个打卡点。在永庆坊2020年引入的近50家新品牌中,钟书阁是小雨打卡清单中第一项,但不是唯一一项。

除了钟书阁,小雨打卡清单里还有:朝叹·滨河市集、“万科筋厂”主题展览、广州市非遗街区、老字号集合店“荔枝食集”、网红咖啡厅Timetable Cafe、急急脚花式冰饮厅、Helens海伦司小酒馆等等……

在2021年元旦“朝叹晚蒲——永庆生活艺术节”热闹的人群中,小雨是其中一员。整个打卡行程结束时,时间已是元旦当晚22点左右。

尽管在此之前,小雨已经在朋友圈、视频号无数次“云逛永庆坊”,但这次实地打卡还是给她带来惊喜:“传统和新潮的混搭很有趣,在这里待一整天也不会觉得无聊。”

为什么越来越多人喜欢逛永庆坊?95后小雨用一整天的“朝叹晚蒲”找到了答案。当红砖楼遇见最美书店、当镬耳屋遇见人气美食、当麻石街巷遇见潮流市集……永庆坊在广州老西关的历史底蕴与现代新潮体验之间建立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永庆坊“三区九景”展现魅力新西关

2018年10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永庆坊期间,曾以一句“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对这个植根于“广州最美骑楼街”的旧改项目寄予期望。

而永庆坊所代表的记忆与乡愁,是一系列丰富又复杂的符号。

商业符号:永庆坊所在的恩宁路早在1931年已建成,其与龙津西路、第十甫街、上下九步行街共同组成广州最长的骑楼街,是晚清南部中国核心经济区域,见证着一个时代的商贸繁华。

(《入夜后的恩宁路》|摄影师 李志强)

人文符号:这里是骑楼、西关大屋的建筑集萃地,粤剧武打行銮舆堂、粤剧行会组织八和会馆、李小龙祖居、詹天佑故居也汇集于此,镌刻着厚重的文化印记。

生活符号:与厚重的历史相互呼应的,还有趟栊门、镬耳屋、麻石板铺就的街巷里,邻里的闲话家常和孩童的奔跑嬉戏……曾经在这里凝聚的和睦邻里关系,有着很多人怀念的广州老城生活烟火气。

基于广州老西关核心区特有的符号,永庆坊的“三区九景”蓝图开始徐徐展开,由东、中、西三区组成,传统与现代的创新融合由“九景”具体呈现:潮流创意地、酷炫新时代、休闲社交场、粤剧传承地、广府老字号、缤纷夜生活、岭南文化区、功夫主题区、旅居新体验。

2020年8月22日,广州西关永庆坊正式挂牌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随后的“中秋+国庆”双节,永庆坊二期骑楼段、示范段开放,越来越多人因“景区”慕名而来,而永庆坊吸引人之处在于,它并不仅仅是一个“景区”。

(《城中热点》|摄影师 卢文)

破解老城区空心化困局

永庆坊化身老西关潮流风向标

上述“三区九景”分为两期开发,一期定位“广州文创休闲新地标”,已在2016年开放,围绕“破解老城区空心化困局”的思路,先后引入了旧物仓·一桌广州、星柔文化等30多家特色商业;活字印刷体验馆等超20家创意办公;归觅、433生活馆、五藏源、香菱舍等4处精品民宿,以仅约0.7万㎡的空间,为老城区焕新给出了综合解决方案。

2018年,永庆坊二期启动,改造面积相当于一期的10倍,这也让永庆坊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全新进驻的书店、人气餐饮、酒吧等业态,与一期形成差异互补,让永庆坊的游逛模式由之前的“朝叹”转变为“朝叹晚蒲”,商业氛围的改变随之而来:越来越多人逛永庆坊,与此同时,人们在永庆坊停留的时间也在延长。

让曾经流行的继续流行

永庆坊所在的恩宁路有“打铜一条街”之称,沿街的“打铜铺”如今已是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西关打铜”的重要留存印记。

恩宁路的前世今生,为永庆坊刻下了“非遗”基因。而这一基因又在永庆坊的微改造中进一步放大,外化为:广州首个非遗街区。

2020年8月22日,广州首个非遗街区在永庆坊正式开街。这个历经近1年打磨的街区,集结十余位非遗大师的工作室,一举囊括“广彩、广绣、珐琅、牙雕、榄雕、醒狮、饼印、箫笛、古琴”等非遗文化项目。

十余家非遗工作室除了常规的非遗文化展示功能,还加载了交流、培训等体验功能,由浅及深地拉近非遗文化与大众的距离。

广州非遗街区的出现,让人们能在永庆坊一站式打卡10种不同的非遗文化。但永庆坊对传统元素的商业呈现,并未止步于此。

结合“食在广州,味在西关”在地特点,永庆坊特别打造了老字号集合店“荔枝食集”,一站式集结陈添记、银记肠粉、開记甜品、鸳鸯王奶茶、恩宁刘福记、阿婆牛杂、八珍煎饺等7个老字号美食品牌。

对消费端而言,在原貌修复的骑楼老街,品尝地道的老字号美食,带来了独特的体验场景;在品牌端,荔枝食集的出现对一些老字号而言,还意味着“回归”。

以广州云吞面老字号恩宁刘福记为例,该品牌于上个世纪40年代创立于老西关恩宁路。此次永庆坊打造荔枝食集,为这个老字号品牌提供了一个“回归父辈经营了几十年的老地方”的契机。而这种情感上的连结,也让荔枝食集多了一层意义。

(恩宁刘福记现任掌舵人刘高文)

除了荔枝食集,点都德饼铺、莲香楼、华辉拉肠博物馆、嘉乐蛋挞王、恩宁雪糕行等品牌的进驻,都进一步强化了永庆坊的“传统美食打卡地”属性。

随着微改造的继续推进,无论是主题街区或是新品牌,都足见永庆坊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和呈现,在向更深入、更多元的方向演进。

集聚网红品牌 打造老西关流行风向标

2020年5月,有着“中国最美书店”之称的钟书阁,将其华南首店落址永庆坊二期,独栋红砖楼门店让钟书阁有着“复古藏书阁”的观感。

从钟书阁的进驻,可一窥永庆坊对传统建筑的保育和功能活化,以及其独特空间形态与网红品牌相互碰撞的丰富可能性。

全国首家Oliver Brown、风靡广州江南西的人气韩食品牌海鸡韩国料理、寿喜烧品牌今崎烧、2019年入选“米其林必比登餐厅”的通巷六號、网红港式茶餐厅太哼冰室……在传统老字号美食之外,永庆坊以国际、国内风味餐饮矩阵,带来更多个性化的就餐选择。

结合开放式街区的游逛属性,永庆坊引入了喜茶、喜小茶、茶理宜世、广州网红咖啡Timetable café、啡约等品牌。

其中,喜茶、茶理宜世结合永庆坊的在地特色,分别打造了复古风的喜茶西关主题门店、茶理宜世“梁祝”主题门店。

即便是最具大众辨识度的快餐品牌肯德基,也在永庆坊进行了新旧融合的“在地化”打造,分别呈现肯德基西关主题门店、Tiffany蓝风格的肯德基甜品站,带来有别于其他门店的个性化用餐场景体验。

华为、龙凤街百货、澳门心动文创等品牌组成的零售组合,则覆盖电子数码、个性手信等消费需求。

集结7家酒吧 为“朝叹晚蒲”带来有力支点

开放式街区商业形态,为永庆坊带来发力“夜经济”的天然优势。从目前的业态布局来看,“酒吧”成为永庆坊夜经济的重要模块,已引入7个不同风格的品牌。

包括定位为地下酒吧的Old House、露天美式音乐自选酒吧VINI BAZAAR、美式精酿啤酒餐厅GINSTAR、性价比之王Helens海伦司小酒馆、人气GIN酒吧Evening Standard全新品牌浩馆HOWQUA、秉承一贯复古风格的急急脚花式冰饮厅,以及Loop Bar。

虽然广州不乏酒吧业态集聚点,但永庆坊的休闲酒吧业态不仅组合了不同风格的酒吧品牌,还兼具独栋式门店、骑楼老街景致、独特的户外滨河景观,自带独家体验特色。

从民宿到酒店永庆坊旅居功能再升级

在已有精品民宿的基础上,万科自营品牌瞻云精选酒店于2021年2月8日正式开业。

此前已率先进入佛山、深圳市场的瞻云精选酒店,首次进入广州市场,落位在永庆坊二期的滨河段,与广东粤剧艺术博物馆仅一墙之隔,不仅拥有眺望滨河景观、老城风貌的极佳视野,还将融合传统西关广府特色与现代艺术,更融入粤剧主题丰富感官体验。

即将亮相的“最后一块拼图”

2021年,永庆坊二期改造将进入最后收官阶段,而最后的“彩蛋”同样不乏亮点。

永庆坊金声段、吉祥段将继续凸显“潮流”特质,补充潮流文化、运动潮牌、美妆集合店等业态,进一步提升零售业态占比。

老城区新生活方式提案官:新派诠释“烟火气”

随着城市生活方式的不断演进,如何保持甚至提升老城区的生活烟火气,必然需要新的生活方式提案。由此回看永庆坊,这个项目在为老城区导入全新的产业、商业生态的同时,也通过不同类型的主题活动,为老城生活的“烟火气”带来新派诠释。

2020年岁末,永庆坊邀请本土90后青年艺术家谢凸,结合永庆坊地缘特色——骑楼建筑,融入谢凸标志性的“松松”元素,创作“拥抱骑楼”主题美陈。

以大型装置、舞台、互动点位等方式,“拥抱骑楼”主题美陈意在向市民发出“拥抱”邀请,同时呼应“朝叹晚蒲——永庆生活艺术节”的理念,邀请人们在后疫情时代拥抱生活的多样乐趣与美好。

元旦期间,永庆坊更是别出心裁,联合Swing Canton粤摇摆团队与JZClub爵士广州俱乐部,带来Swing Dance新年舞会与新年音乐沙龙,以“放松、热情、无拘无束”的艺术互动,为老城区带来全新的休闲生活方式选择。

在即将到来的新春佳节,永庆坊将以“朝叹晚蒲 拥抱新年”为主题举办系列活动,其中包括赏花灯、猜灯谜、醒狮贺新、财神献瑞等传统民俗活动,让人们在“广州最美骑楼街”重温传统年味。

聚合人文艺术IP活力唤醒老街

“人文艺术交汇,活力唤醒老街”是永庆坊运营的重要思路之一,在践行这一思路的过程中,永庆坊逐渐表现出聚合知名人文艺术IP的实力。

创立于2017年的“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是目前粤港澳大湾区最具世界影响力的文化艺术品牌活动之一。在2020(第四届)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举办期间,音乐周艺术总监、世界著名华人大提琴家马友友与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交响乐团成员特别在永庆坊带来快闪表演。

在老城区的传统建筑之间,聆听一场高水准的户外交响乐快闪演奏会,无疑带来了老城生活的全新表现形态。

受疫情影响,备受期待的2020年广州美术学院毕业设计展,只能以线上“云展览”的方式呈现。而永庆坊最终促成广美设计艺术学院2020年毕业生线上展落地为线下展,回应了一众“广美迷”的线下观展需求。

2020年底,万科原创IP“万科筋厂”广州首展进驻永庆坊,以四大超级厂区诠释“为热爱一根筋到底”的年轻态度。传统骑楼老街与潮流文化的跨界碰撞,不仅丰富了此次展览的体验度,也足见永庆坊对不同类型文化IP的包容性与呈现能力,表现出传统与潮流结合的多元可能性。

2021年新春佳节将近,结合后疫情时代人们期待辞旧迎新的普遍心境,永庆坊再次以艺术化的表达形式,传达新一年的爱与希望。

2021年2月8日,由年轻艺术家李滢打造的“春光”主题装置展在永庆坊拉开帷幕。形如“花房”的装置场景,展现散发着生命微光的植物世界,通过“让爱发芽,万物复苏”的艺术观感,传达新春的爱与希望。

整个装置展,不仅对“年年有鱼、大展宏桃、吉星高照”等中国春节代表性图腾进行创意化呈现,还通过光影互动以及嗅觉、听觉的多重探索,带来沉浸式互动体验。

老西关潮流市集代言地

后疫情时代,为提振消费市场,市集经济兴起。在这一轮线下体验潮流中,永庆坊通过不同的创意玩法,逐渐成长为老西关潮玩市集代言地。

2020年五一期间,永庆坊联合跳蚤市集平台“麻花墟”举办市集活动,并在其中植入游园活动,带来有别于传统市集的游逛体验。

2020年末及至2021年元旦假期,永庆坊在“朝叹晚蒲——永庆生活艺术节”期间举办“朝叹·滨河市集”,以市集的方式,形成贯穿永庆坊二期的游逛动线,推动更多人了解永庆坊最新全貌。

此外,还遍邀时尚博主Yilia荔枝、阿棕婕、时尚博主梁裴、南方卫视《我爱返寻味》主持人庄小俨、小红书达人酒窝媛等网红博主,加载博主市集,在将线上流量导入线下的同时,也提升了市集的互动性与趣味性。

2021年春节,因应抗疫号召带来的“原地过年”效应,永庆坊新春市集在潮流体验与传统文化的融合、经济价值、社会意义等方面都有更深入的探索。

2月5日永庆坊联合场内商户旧物仓·一桌广州与自力市集团队,共同推出迎春行运市集“永记牛市”——摊主大多为90后自由职业者,市集汇集各种创新文创产品,涵盖国潮、手工、艺术、互动体验等,且大多数为原创品牌。

为了带来更特别的市集游逛体验,除了沿永庆坊园区内有序分布的50多个户外市集摊位,旧物仓·一桌广州店内的一、二楼也藏了10个摊位。

值得留意的是,自力市集既是迎春市集“永记牛市”的发起方之一,亦是广州市委统战部打造的自由职业人员统战工作示范品牌“自雇自足”的衍生市集平台,刚刚在2021年1月获评为第五届广州社会创新榜“十佳社会创新项目”。

这也牵引出永庆坊举办“永记牛市”的深层考量——关注受疫情影响的自由职业者,为他们实现自力更生提供帮助与支持。

“老城市新活力”改造样本:“绣花功夫”重现西关烟火气

近期发布的广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实现老城市新活力”赫然入列广州“十四五”计划。作为《广州历史文化名城规划》中的重要项目之一,永庆坊的每一步探索,都是老城区焕新的经验累积。

在永庆坊微改造的初期,人们关注这个项目如何保护历史文化。在特色改造空间里, 当“修旧如旧”的骑楼、麻石板铺就的街巷、留存原型并重新上色的满洲窗与雕花彩塑……逐一呈现,永庆坊为广州老城区微改造累积了“绣花功夫”的落地样本。

(上图:改造前 下图:改造后)

而后,广州在779个老旧小区推广永庆坊的“微改造”经验。如今,第一批380个老旧小区已改造完毕,第二批改造工作也在推进中,将惠及49万户家庭157万居民。

随着永庆坊微改造的深入,如何打造“记得住乡愁,吸引得来年轻人,振兴得起老城的活力街区”成为更重要的议题,而这也是广州万科的目标。

2020年,在实体商业备受疫情影响的一年里,永庆坊以二期开放、引入超50个全新品牌的“大动作”,吸引越来越多人到访、游逛,将曾经属于恩宁路的热闹生活“烟火气”再次拉回现实。

如今,当我们再次探讨永庆坊改造升级的意义,不妨再次回到“人”的维度。当越来越多人自发延长在永庆坊的游逛时间、自发在社交平台分享永庆坊打卡体验,这意味着什么?

在2020年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中,罗振宇用这样一段话,阐述他对“线下空间价值”的理解——“在真实世界里,制造一个机会,让走过路过的人们能把自己的意义放进来。这个价值扩展的过程,是坚定的、可持续的,甚至,它是可以超越一代人的生命限制的。”

对永庆坊而言,客流的提升同样意味着价值扩展。当越来越多人,甚至是年轻一代在心里对“永庆坊”留下印记,永庆坊的历史传承也将收获更坚实的情感基础。

或许,这也正是实现“老城市新活力”的要义所在:让老城区在更广泛的人群中,可持续地累积新的记忆符号。

由此再回观永庆坊,广州万科“打造记得住乡愁,吸引得来年轻人,振兴得起老城的活力街区”的目标,其实是在建构一个“聚人气-振兴老城-记住乡愁”的可持续闭环。

图片来源: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永庆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