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近亲繁殖会害死文创

“文创最严重的问题是观念的近亲繁殖,由于只跟现存的国内同业相比,却忽略了新时代的竞争往往来自外部和异业,这种自己圈起来搞的局面,只能对付对付,终究提炼不出像样的东西。”

最近日本有许多讨论产业环境的书,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加拉巴哥化」这个字眼,当代日本人果然擅于创造名词作为论述的载体,而且很传神。

加拉巴哥化(日语:ガラパゴス化、Galapagosization)是日本的商业用语,指在孤立的环境(日本市场)下,独自进行“最适化”,而丧失和区域外的互换性,面对来自外部(外国)适应性(泛用性)和生存能力(低价格)高的品种(制品?技术),最终陷入被淘汰的危险。

以进化论的加拉巴哥群岛生态系作为警语,也称作加拉巴哥症候群、加拉巴哥现象(Galápagos Syndrome),原本指日本的手机产业状况,如今许多日本人担心日本的其他产业(如游戏)也出现类似的情况。

这个名词当然是受了达尔文进化论(Natural Selection)的启发,达尔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这位伟大博物学家的名号可说无人不知,但大部分的人对其所知仅限于考试需要,除了知道他是英国人并以实地观察推导出进化论之外,还能再说上两句的很少,尤其是在如何操作的环境下,推导出这个重要的理论,可以说一无所知。

达尔文

达尔文从小即热衷于搜集植物及昆虫标本,19岁按照父亲意愿进了剑桥大学,准备当一位牧师,在学校里他与一群科学家密切交往,毕业后参加了英国海军舰艇小猎犬号(Beagle)环球航行(1831-1836),这决定了他一生的事业。当时小猎犬号舰长菲次罗伊(Robert Fitzroy)要物色一位科学工作者随船考察,并且把自己的一部分舱房提供给这位科学工作者。由于大英帝国十九世纪海上霸权殖民扩张的战略与战术情报需要,以及英国的自然历史研究传统,英国海军聘雇随舰自然学者进行测绘调查其来有自,尤其是小猎犬号舰长菲次罗伊本身即是一位自然学者,尽管达尔文仅是舰长的私人旅伴,有别于官方自然学者,且需要自付旅费,但长达五年的环球航行,能够运用全舰资源进行研究,绝对是一场无比奢侈的探索之旅,这也是当时或后来任何博物学家都无法比拟的不凡机遇。

许多人对于达尔文航行的认识顶多及于南美沿岸和邻近的加拉巴哥群岛,误认他的理论发现仅限于此处的观察,但事实上在长达五年的环球航程中,达尔文到过非洲、南美洲、澳洲和大洋洲,观察和收集了大量的生物,通过充分的比较基础和一手观察,深思熟虑后才以加拉巴哥群岛作为主要但非唯一的论述和验证。

收藏达尔文最丰硕考古成果的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作者亲摄)

问题来了,我们在文创圈子里也常发现加拉巴哥化现象,怎么说呢?由于网络文章已成为最偷懒的调研方法,常见的有两个现象,其一是讲到国内文创开发运营的文章多半是单一论述,只讲一时一地,且只讲开幕时的官媒盛况,没有纵深和长期追踪,何以如此?主要是因为这些文章大部分来自开发商业主的营销文案,而不是亲临现场顾客的真实感受和专业论述,水份很多,而且后来若是此地崩坏了,更不值得再写,因此网络上有很多关于文创的传说,像是失效的人造卫星,飘在天上看似有个模样,要当真了跑去实地探访则处处地雷,大多失望而归。其二是讲到国外案例时,也是处处神话,讲的人多半抄自网络旅游攻略,连照片也引自网络,作者自己既然没去过,文章自然是勾兑来的,那能有几分真实和参考价值?如果规划的人和管理的人每天净看这种来源不明、自欺欺人的伪文,还投入重金开发,能不出乱子吗?

更麻烦的是,许多预算充裕的单位,虽然能够送人出国或到外地观摩考察,但有几个严重的毛病,首先是非常喜欢看受访单位的简报,这种简报四平八稳,访问团很容易拿回来剪贴转述,干一些“齐人骄其妻妾”的事,看似先行者,但实则跟看网络文章一样视野受限。其次是走马看花,这不用讲了,专车直达散步游园加上地陪,看的是被孤立起来了的对象,所有大环境、小环境、服务、动线和整体周边环境的相对关系都看不到了;其三是开口问的问题,就算是难得获得访问主事者的机会,问的问题也不外乎这有几平米?花多少钱盖的?有多少商铺?一年多少人来?年营业额多少?其实这种官方数字换了一个地方便毫无意义,因为异地而处,文创换了一个地方就得重来,作为一个开疆拓土的文化创意开发者,思维得常常归零转换才能在新的环境找到答案,用刻舟求剑这招不行。

因此,最严重的问题是观念的近亲繁殖,由于只跟现存的国内同业相比,却忽略了新时代的竞争往往来自外部和异业,这种自己圈起来搞的局面,只能对付对付,终究提炼不出像样的东西。

这种种毛病,在我看来就像是带着老干妈和方便面上餐厅吃饭,怎么吃都是那个味儿,如果再用这种勾兑过的世界观作为规划基础,很容易弄出里子面子都像山寨的东西,经不起时间考验,对于开发商业主而言,就是用开幕那天的最高潮迎来游客渐稀,把自己暴露在投资不能回收的财务风险之下。

作者简介

李智祥(Arthur Lee),原系诚品集团核心成员,担任法务长、总稽核及发言人,深受创办人吴清友先生倚重,主持诚品BOT文创园区总操盘多年。曾多次临危受命以债务重整角色领头进场,顺利化解百货同业衣蝶、大亚、中兴等撼动社会人心的重大财务危机而闻名。

近年来,以政策为经,社会脉动为纬,顺势梳理,成为许多前瞻城市及文创园区之文旅发展专家库成员及文博会论坛主讲嘉宾,同时亦为知乎专栏作家,为两岸文创产业提供策略建议和实践途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北京开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